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猎妖高校->第三百三十二章 猪头

第三百三十二章 猪头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临近中午,迪伦率先爬出棺材,离开宿舍去参加立冬午宴。

  郑清也不知道一大群月下生物为什么会选择在大中午开办宴会,他私下里揣摩,大概是取立冬时节的初始肃杀之气,以示自己与这个时间段的抗争?

  稍晚一些时候,稿子改过三遍仍旧不满意的胖巫师也终于没了耐心,丢下羽毛笔,把羊皮纸草草一折,塞进怀里去了校报编辑室。

  至于萧大博士,更是早课之后就一直呆在图书馆,连午饭都没回来吃。这让想与他分享蛙肉饺子趣味的年轻公费生颇为惋惜。

  一时间,403宿舍里只剩下郑清、肥猫、以及那群无忧无虑的小精灵们了。年轻公费生耐着性子,孤独而又顽强的写了一下午作业,天刚刚擦黑,他就按捺不住心底的焦躁,掏出早就捏的温热的安瓿瓶,隔着玻璃瓶嗅了嗅里面动荡不安的变形药水。

  这是他本周第六次变猫了。

  事实上,郑清感觉自己已经完全可以丢下安瓿瓶自行变身——就像手中这支药剂,早就过了保质期,却一点儿也不影响他从瓶身上汲取某种‘信念’。

  之所以一直没有丢掉,其实也属于某种程度的路径依赖。这是所有依靠魔药练习魔法必然产生的负面后果,就像婴儿摆脱奶嘴,需要一个漫长而艰难的戒断过程。

  不多时,黑猫便出现在猫果树下。

  此刻树上的果子们还不多,树下倒是有三三两两追逐玩耍的身影,察觉到树上黑猫的气息后,树下的大小猫咪失望的叹着气,爬上属于自己的枝头。

  黑猫并不理解这种属于猫群内部的行为逻辑是怎么个道理,又或者是什么时候诞生的。它只是趴在属于自己的王座上,脑袋搭在一只爪子,弹出另一只趾间的锋利,在粗糙而平坦的王座上刻下一道又一道代表等待的痕迹。

  一直等到月上中天,果子挂满枝头,它也没等到自己想要的结果。

  白猫今天没来。

  却意外等来了戴着白色面具的巫师。当看到堪罪使的身影时,黑猫在心底默默一算,才恍然,今天又是一个周六。

  透明人没有时间观念。

  “今天来挺早啊!”

  戴着白色面具的巫师冲树上黑猫挥挥手,身影一晃,出现在临近的一根树枝上,惹得那根指头的毛团子们呜噜噜愤怒不已。

  黑猫瞥了他一眼,扯扯耳朵,以示回应。

  “今天是你第七次参加七宗罪的考核,也是社团对你最后一次考核。”

  堪罪使没有在意黑猫的失礼,语气中带着几分感慨:“不知不觉,又是两个月时间过去了啊……我的时间都去了哪里……真是可怕的生命加速度……不知道在那些一梦千年、一眼万年的存在眼中,生活与时间又是怎么样的关系。”

  生命加速度这个概念郑清以前听说过。

  人从出生开始,生命就开始加速,因为初速度很低,所以小时候感觉日子过的很慢,但年纪越大、活的越久,生命的流逝速度就会随着加速度的作用,变得越来越快,以至于当你某一天蓦然回头,会惊讶的发现长大后的一年时间,似乎比小时候一个月还短暂。

  这个概念诞生于古典魔法理论,现在已经很少有巫师引用了,因为在某些情况下,这个概念会出现悖论。

  就像现在。

  当堪罪使念叨出这个名词后,黑猫原本趴着的耳朵不由自主竖了起来,原本因为无聊乱刻的爪子也停了下来,在心底默默计算片刻。

  然后它才意识到自己来到第一大学竟然才一年半——如果按生命的精彩程度与经历内容来算,这一年半的时光远远超过他人生前十八年。

  换句话说,这一年半中,它的生命加速度是负值,而非正值。

  但在更细小的维度上,比如这一周,作为一个透明人,郑清的生命加速度又变成了正值,因为他还没有任何感觉,一周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

  “时间……啧……真是一个令人着迷的概念。”

  黑猫咕哝着,摇摇头,最终放弃思考这个深刻而复杂的命题,目光落向树下:“那个猪头就是我今天的考官?”

  “猪头?”戴着白色面具的巫师探着脖子看向树下,立刻愉快的打了声招呼:“晚上好,别西卜!”

  “一点儿也不好。”树下传来含糊不清的回答。

  黑猫注意到这个含糊的声音并非树下那位‘别西卜’音色不佳,而是他在说话时,手中一只抓着一整只烤鸡,吭哧吭哧啃个不停,整个嘴巴都被塞的满满的。

  这让他有种莫名熟悉的既视感。

  但同时,他非常确定眼前这家伙不是辛胖子,因为胖巫师是知道自己身份的。

  “七宗罪中的‘贪婪’,代号‘别西卜’,面具是猪头。”堪罪使非常流程的对身旁的黑猫介绍,同时吐槽道:“其实他跟喜欢戴苍蝇面具……但大家都很反对会议室里多一堆嗡嗡乱飞的虫子,所以退而求其次,认可他在会议室吃东西了。”

  当树上一人一猫压低声音说话时。

  树下,抱着烤鸡的猪头巫师正仰着脖子,仔细打量那只皮毛油光滑亮的黑猫,眼神充斥着贪婪,仿佛在看一块被红烧后的香肉。

  这让它感到有些不自在,也有些恼火,索性支起身子,从树上跳了下来。

  堪罪使也跟着落在一旁。

  “上个星期你告诉他节食了吗?”猪头巫师嗦玩一根骨头,顺手揣进怀里,声音终于清晰了一点儿:“我怎么看这猫也不像饿了三天的样子。”

  “节食?饿三天?”黑猫满头问号,歪着脑袋看向堪罪使。

  戴着白色面具的巫师夸张的拍了拍脑门:“诶呀呀,失误失误……上周大家都急着参加大游行,一时着急,忘了这码事!”

  说着,他非常利落的冲黑猫九十度鞠躬:“别西卜之前让我提醒你,饿几天肚子,对今天考核有帮助……但我忘掉了,抱歉抱歉。”

  “什么考核需要饿肚子的猫参加?”黑猫大惑不解,看向别西卜。

  戴着猪头面具的巫师却反问一句:“上周的游行你也参加了吗?感觉怎么样?有没有烧草人?”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