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凝脂美人在八零[穿书]->56.第 56 章

56.第 56 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两天后,温父匆匆去了趟公安局,找了关系送了礼,事情非常顺利的就将大女儿以病死为由户口销掉了。

  温家乐颠颠的给儿子报了名,等着把儿子送入军中,像军队后勤这样的地方,没有关系是根本进不去的,温家所有人都美滋滋,挺胸抬头到处炫耀,这个时代能进军队是非常光荣的事,他们早就忘了还有不知是生是死的女儿。

  一旦销消了户口,这个世界的档案里,温家就再也没有活着的温馨,只有远在胧城与温馨长得一模一样的魏欣。

  ……

  阎泽扬接了到了电话,神色平静地道:“嗯,我知道了,有时间一起吃饭,好。”说完挂了电话。

  工作上的交接刚刚告一段落,他就接到了公安局打来,温馨户口成功销掉的电话,这只不过是个小手段而已,不值一提。

  他坐在了办公室的椅子上,神色严峻,那张被他折好的婚检报告正放在桌子上。

  他拿起来看了看,脸上已经没有了初见时的复杂与喜悦。

  说实话,在刚看到的检查单的时候,他是难以置信、震惊后继而欣喜,如果说不在乎温馨婚前有过一段与男人私相授受的过往,那是自欺欺人,虽然他将这些都深埋心底,可是每一次想起来都如鲠在喉。

  如今知道一切,他欣喜、高兴之后,就只有深深的后悔和愤怒了。

  后悔他没有将这件事调查清楚,让温馨哭着离开京都,难怪,她说这里留下的全是伤心的回忆,一直对他说,短时间内都不想回来。

  阎泽扬此时才知道,她被诬陷,被冷落,去医院检查后又哭着离开这座城市,所受的所有委屈和痛苦,他心中也隐隐的痛楚,心疼是肯定的。

  而对他来说,那本日记,又何尝不是他伤心的回忆,如果不是失去她比她有过这样一段经历更黑暗痛苦百倍,他或许会让自己彻底的遗忘,若不是他决定南下,去看看她,那么,他们之间或许就没有相遇再解开真相的契机了。

  如果没有经历过这番挣扎放弃到最后接受的过程,那么就算现在拿到了这份检验单子,恐怕也心静如水。

  一切的一切,都指向了那个写下这本日记的石利安,若没有这件事发生,他和温馨或许早就结婚了,可是现在,它让两个人痛苦,也让温馨说出只想和他相处,却不想结婚这样的话。

  阎泽扬心痛之后,自然的涌出了愤怒,让他再次找到了石利安。

  没错!他再次找到了他。

  阎泽扬起身,走到了窗口,外面操练场上似来不断的哨声,与近千军兵操练时嘹亮的口号,他却从抽屉里取了烟,抽出一根放到嘴边。

  是的,他再次找到了石利安,愤怒之下除了痛殴他一顿以解心头之怒,他也想知道,他为什么要撒谎。

  阎泽扬有拷问过叛徒特务的经验,他知道怎么样才能让敌人口吐实言,那些撬开敌人嘴巴的技巧,是外人不能想象的黑暗。

  石利安惨绝哀嚎、痛哭流涕,在他反复的审问当中,他将那几张日记上的事情,全部的招了出来,与上一次分毫不差,与日记上所写的,也没有出入。

  阎泽扬用了逼供的手段,最后,他心沉了下去,以他的经验和直觉在告诉他,这个人,一直没有撒谎,他说的都是真的。

  从石利安口中,阎泽扬套出了温馨十八岁以前石利安所知道的所有的经历,石利安说她经常被那个古怪姨婆殴打,她身上有几处陈旧的伤疤,她很忧郁,不爱说话,她性格很古怪,她从来不笑,他甚至连她身上有几颗痣都招了出来。

  石利安最后口里流着鲜血,意识不清的时候,还在说:“……我说,我什么都说,别杀我,别杀我,当年是我年轻我不知道,那年,她一定是怀孕了!否则她姨婆不会知道我们的事,她当时躺在床上像死了一样,她那个样子,就像是女人被打掉了孩子,所以她姨婆才会说我是畜生,才会发现我们的事,我说的都是真的,都是真的……”

  阎泽扬后来查过温馨的同学邻居,所有人的描述都与石利安一致,在回到温家前一个月里,她都是一个阴郁、不说话、整天关在屋子里,穿着灰扑扑的旧衣,内向又神色麻木的女孩。

  麻木到连她姨婆死的时候,都没有流下一滴眼泪。

  如果只有石利安这么说,他或许不会相信,但若周围的人都是这样的说词,那就不得不让人相信这一切。

  也不得不让人怀疑她的一切。

  她是如何在温家待的一个月的时间里,迅速变成开朗爱笑,活泼外向,总是往外跑,喜欢穿好看的衣服,喜欢鲜色的料子,热情开放笑起来又灿烂的女孩?

  与过去所有熟识她的人所形容的性格,判若两人。

  原来温馨旧居的邻居清楚的述说着:“那个女孩啊,命苦啊,天天做活,手臂还有烫伤,烫了好大一块疤……”她亲眼看到。

  与石利安所以说的伤疤位置一致,他们的证言是一致的。

  可阎泽扬十分确定,没有!

  温馨身上有没有任何伤疤,他最清楚不过,她全身就像蛋白一样光滑润泽。不要说伤痕,连颗痣也少见。

  那么这些人口中所说的温馨,和他认识的温馨,是同一个人吗?

  若石利安在拷打严刑上吐露的是真言,那这份检查报告又是怎么回事?

  一根烟很快燃到了烟蒂,阎泽扬皱着眉头重新点燃了一支,死死的咬在了嘴里。

  他脑中从第一次在河边救起温馨,那件暴露的裙子,奇怪的箱子,见到他第一眼之后主动的吻,也是那一吻,她被他清清楚楚将印在了眼眸中,记在了心里。

  之后她进入阎家,她乖巧下的活泼,她以最快的速度与大院的人混熟,她的拥抱,她的甜美的笑容,那些情不自禁的勾,引,她甚至跑到了他房间里脱下了衣服。

  这一切的一切,都十分不寻常。

  可是那时候的他,被感情左右了头脑,只以为她喜欢自己,喜欢到抛去了女性的腼腆和害羞,可是现在看来,她的目标非常明确,就是自己。

  之后,她离开京城,留下检查单子,坐火车南下,偏偏住在他团里一个班长的家中,她又与那个顾青铜交好。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