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最爱你的那十年->第八十章

第八十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八十章

  蒋文旭愣了一会儿,直到烟头烫到了他的手指他才猛地回神。他突然站起来,带的椅子脚从木地板上摩擦出一声巨大的声响。

  蒋文旭?蒋文旭!你怎么了?张景文有些焦急,蒋文旭的状态他都看在眼里,怕是受不了外界的一丁点刺激了。

  蒋文旭把手机摁了挂断,他拿外套的手都不稳了,他头脑还昏沉着就往办公室外走了几步,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狼狈的跑起来。

  宋助理正在办公室劝那只明显脾气很暴躁的秋田幼犬听话,结果门就被大老板砸开了。

  开车送我去机场,给我问一下最近一班去杭州的机票。蒋文旭的声线平缓冷静,里面却掺杂着几分难以掩饰的颤抖。

  现在?宋助理被吓了一跳,条件反射的问了一句。他觉得突然,但明白不能多问,只抱了狗起来:蒋总,那我去把它给前台的姑娘照顾照顾。

  坐在车上的时候蒋文旭才发觉自己的心脏悬的太紧了,手脚冰冷的不像活人。自己在害怕,蒋文旭心知肚明。

  好好的一个人,手术都成功了,结果说没就没了…那贺知书呢?

  张景文不是没有告诉过他贺知书的病拖到现在骨髓没什么用了。但蒋文旭从来都没有听进去过,他一厢情愿自欺欺人的不去相信贺知书可能会死的事实。蒋文旭自己都觉得可笑,他上哪儿来的自信觉得贺知书会在不久之后治好病接着和自己和和满满?

  蒋文旭到现在才隐隐约约有了个很可怕的念头——他可能真的要失去贺知书了,永远的那种失去。

  蒋总,我打电话问过了,今天最早的一趟班机也要晚上八点半了。宋助理调了下蓝牙耳机:我现在找人先帮您订上?

  蒋文旭看着车窗外阴沉的天气,低低的嗯了一声。他一定要去看一眼贺知书,远远的看一眼就好,只是为了安一安自己的心,再也不会…再也不会去惹他讨厌了。

  到机场的时候才下午四点多,蒋文旭想自己直接进候机室等,下车的时候却看到天正飘了雪花。

  蒋文旭心头一跳,问道:你看天气预报了吗?

  宋助理忙的连开电视看手机的时间都没有,哪会在意这些?听蒋文旭问起来才忙把手机的移动网络连上去搜天气。

  小雪。

  应该不会有影响的。宋助理道。

  蒋文旭没下车,他们一起等了两个小时。只是两个小时,雪越下越大,积在水泥地上已经有了两三厘米,一点都不见小。

  今年…北京的雪怎么这么多?蒋文旭的声音轻的像一声寂寥的自言自语。

  宋助理没有出声。

  七点的时候雪已经是罕见的暴雪的架势了,挟着风吹打过来,车上的广播已经开始播报封了哪几条高速,手机短信发过来机票退款的通知,航班取消了。

  蒋文旭的太阳穴突突的跳,那种心疼和心悸的窒息的痛感一起涌上来,蒋文旭几乎要咬碎后牙:回去吧。

  回的还是他和贺知书那套公寓。

  蒋文旭站在阳台上几乎看了一夜的雪,铺天盖地的一片白,凄凉冷清的像繁华落尽后一场短暂的空白。

  凌晨的时候他突然像被打醒一样去给艾子瑜打电话。

  一遍一遍的打,电话那边一遍一遍是机械的女声提示: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Sorry!Thesubscriberyoudialedispoweroff…

  蒋文旭觉得自己被什么不可抗的东西往深渊里推。

  外面的雪还没停,蒋文旭一夜未眠的脑子竟也格外清醒。他几乎没有多想就决定了什么事,就像十四年前那个火车站带贺知书的一场私奔。

  积雪五公分,风雪未停,他要开车去杭州。

  坐在驾驶位上的时候他还是恢复了一些理智,他的身体状态做不了二十多岁年轻人能轰轰烈烈做的事了。他还是给宋助理打了电话,两个人轮流开怎么说都能快些安全些。

  只是一定要给人家涨工资了。

  路很不好走,北方集中降雪,高速全封,小路曲曲折折又危险又容易走错。两人一路磕磕碰碰到南边才稍微缓了神。

  从北京到杭州,他们开了两天半。

  到那个小茶园的时候是上午,阳光穿过车窗照在蒋文旭的侧脸上,忽明忽暗的一束光。只是刺目,半分温度也没有。

  没有人了。那栋二层的小楼空了,屋前花圃里的茉莉全死了。

  蒋文旭一个趔趄,险些摔倒。

  -

  -

  -

  后妈作者告诉读者不可避免的两件事——突如其来的BE和不痛不痒的虐。

  撕心裂肺的生离死别大虐没有。如果失望的童鞋轻些吐槽。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