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最爱你的那十年->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五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三十五章

  世界上最难掌控的就是人心,因为有时候你甚至连自己什么时候变的都不知道。

  蒋文旭自己都发怵,他才冷静下来想,怎么就舍得打贺知书了呢,那是当年自己恨不得拿命护着的人。他也想,自己为什么一定要在外面玩,他其实一直都知道那么多人加起来都比不上一个贺知书。

  可事情就是到这个地步了,注定的,他们这辈子有一个大坎。避不过去,躲不过来。

  蒋文旭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了,可此时再没了昔日上对情人的甜言蜜语抑或是商场上的雷厉风行。他只能把贺知书抱的越来越紧,假装自己的宝贝还是完好无缺的,永远不会失去的。

  贺知书体力消耗的太厉害,现在浅浅的睡着了,似乎仍是冷,很乖很安静的偎在蒋文旭胸口。

  蒋文旭伸出手指顺着贺知书柔和的面部轮廓轻轻摩挲勾画,眼神深邃。他知道贺知书对他的绝对的爱和包容,但这次一定是委屈极了,竟真有了那么几分割情舍爱的决绝来。

  别气了…我改,哥什么都不要也不能不要你啊…蒋文旭的语气很轻很温柔,连贺知书的睡眠都怕惊动:醒来怎么闹都成,不许离开我…

  蒋文旭抱着贺知书走神,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心慌的这样厉害,似乎他最不想面对的事情就要发生了。那种潜意识的惶惶不安是最磨人的,就像食草动物的风声鹤唳,压迫感始终砸在心上。

  终于门铃响了。

  蒋文旭轻轻把贺知书放在床上用床单掖严了才去开门。

  你怎么才来?蒋文旭拉开房门。

  张景文额头上冒着汗珠,拿着医药箱进门:今天周六,私人医生都不上班的,我才从酒吧过来。先说好了,诊金双倍。

  景文和蒋文旭很熟了,交情也有七八年,要不然依这位大爷的狗脾气还真没人请的动。

  别废话了,我这很急。蒋文旭没心情陪他扯皮。

  张景文不紧不慢的脱大衣:说吧,你丫怎么了。头疼感冒我不治,疑难绝症我看不出来,外伤还差不多。景文的诊所平常服务的大多黑道大佬,也真是见血的外伤处理得多。

  蒋文旭的脸色更难看了点:不是我。你轻点进卧室,看看知书。

  景文这才收起来不紧不慢的态度:小嫂子怎么了?

  他推卧室门进去,地上杂乱的东西让景文都没下脚的地方。贺知书就躺在床板上。

  蒋文旭径直走过去把贺知书重新搂怀里然后招呼张景文:你过来。

  蒋文旭,你干什么了?张景文忙凑过去,伸手去碰贺知书额头:有点烧。

  景文拨正贺知书的脸之后轻轻嘶了口气,猛地抬头看向蒋文旭,眼神有那么一点不可置信:你打的?

  蒋文旭只专注的看贺知书,他看见怀里的人因为旁人的碰触拢紧了眉,眼睫虽然因为不安抖的很厉害但还是因为太累了没能睁开:你下手轻点。

  张景文也怕吵醒贺知书,生生忍下了质问。

  他咳了很多血。蒋文旭语气平淡的一一告知张景文,眼神却将那丝心疼和痛苦掩饰的极好。

  景文轻轻捏开贺知书的口腔,借着口腔灯看到了那么多细细密密的小伤口,是咬的。导致出血最厉害的是被咬破了的舌头。张景文舒了口气,幸好不是内伤,但肯定要影响最近的进食和说话。他突然想到了什么,脸色不大好,抬头问蒋文旭:你咬的?

  蒋文旭没否定,虽然不是,但也和他脱不了关系。

  景文褪贺知书上衣的时候遇到了抵抗,睡得晕晕沉沉的人无意识的挣扎,拖着哭腔拒绝:不要…

  蒋文旭忙抱了他哄:乖,让景文看看。他怕自己下手没轻没重给贺知书留了痕迹,如果有淤青伤痕还能让景文揉开。

  冷…不要…贺知书摇头,手无意识的攥紧了蒋文旭的衣袖。

  蒋文旭的心直接软了,抿了抿唇看张景文:上身不用看了,没事。

  景文马上听出了话外音。

  处理下面伤口的时候饶是见惯了这样场面的张景文都惊了惊:怎么出了这么多血?

  景文给贺知书处理伤口的时候贺知书清醒了,蒋文旭蒙住他眼睛凑在耳边低低哄:别怕,是景文来了,你凑我怀里睡一会。乖…睡吧…

  身下撕裂的伤口处理了很久,终于结束的时候贺知书疼的眼皮都没力气掀起来了。蒋文旭轻手轻脚的抱他去客房的大床好好休息,又给他擦了满头冷汗。

  蒋文旭,出来。景文冷冷的站在卧室门口招呼。

  蒋文旭给贺知书把被子掖严了才出去。

  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是个虐待狂?景文终于忍不住了:你不知道知书有凝血障碍?你他妈这么玩是想弄死他还是怎么样?他怎么对不住你了?

  我不是故意的。除了面对贺知书,蒋文旭的低头是很困难的,很少能这么轻易的低头任好友指责。

  张景文叹了口气:你这两年不少事我其实也知道,但也只当男人逢场作戏玩玩。但我今天真拿不准你是不是还把心思放知书身上。我上一次见他还是两年前,却还没憔悴瘦弱到这地步,你是怎么苛待人家的?

  蒋文旭揉了揉太阳穴,声音嘶哑:我放不开他。我会把外面的人都断了的。

  毕竟是人家的家事总不好管太多,只能期望蒋文旭的话是认真的,便转移了话题:你家有退烧药吗?我没拿。

  蒋文旭在烧水:书房,还在那处地方,你知道。

  张景文一进书房莫名的打了个冷战。找到了药又看了半天才发现哪儿不对。

  以前来这儿的时候这屋书很多,贺知书很爱看诗集和,书柜里全是书,就连书桌上都是最新的杂志。可现在,全变成了瓶瓶罐罐。

  张景文再懒散也是医生,第一直觉就是那些看着无害的许愿瓶里装的绝对都是药。

  但毕竟专业不对口,张景文只觉得那些药看着眼熟罢了,就像你认识一个人,但隔了很长时间看总会一时想不起他的名字。

  水开了,药找到了吗?听见蒋文旭的声音张景文忙应了一声就出来了。

  大概是新出的钙片之类吧。张景文想,因为他最近实在是看多了会养生的大佬们天天弄各种稀奇古怪的保健品了。

  慢慢想吧,总会想起来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