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最爱你的那十年->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二十章

  隔天去医院时难得是无风的晴天,贺知书狐狸毛边儿的帽子都被阳光晃的暖融融的。艾子瑜伸手去摸,深褐色的瞳孔亮晶晶的看着贺知书。

  怎么了医生?贺知书偏头看他,衣领中一截脖颈雪白雪白。

  你看,艾子瑜忽然笑了,用手一提那圈动物毛往贺知书脸颊上一贴:像不像小老虎?

  贺知书噗嗤就笑了,觉得医生怎么这么有幽默感。

  但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化疗时的痛苦甚至比上一次更难熬。贺知书的鬓角都被汗湿了,吐的直腰都直不起来。贺知书自己一个人疼的厉害了也只能忍住不出声,艾子瑜隔了一段距离轻轻唤他的名字。贺知书好久才抬头,眼里蒙蒙的雾气,唇颤了颤才吐出了个字:疼…

  艾子瑜心里猛地一疼,其实他是骗贺知书的,那样脆弱单薄的贺知书连弱气的小老虎都不太像,更像小奶猫,小爪子还没利,稍不留神什么都能伤了自己。

  从我这休息一会儿。艾子瑜带着贺知书去办公室:我给你再开些药。

  贺知书身上发软,半点力气都没有,也没逞强拒绝。但令他没想到的是医生的小单人床换了厚垫子,软软的绒毯铺在上面。贺知书有些无措了。

  躺会儿,我等会还有病人。艾子瑜到没什么想法,还顺手把那床薄被帮贺知书抖开了,像才晒过,阳光的味道,甜软。

  贺知书大半张脸埋进浅蓝色透着阳光味道的被单里,莫名其妙的有些想哭。人吃苦久了后不怕别人对他不好,就怕别人对他太好。因为无从回报。

  多睡会儿,艾子瑜拉了半面窗帘:等下我叫你。

  贺知书精神身体都很疲倦,很快就睡着了。艾子瑜坐在办公桌前却有些走神,他不太清楚自己对贺知书到底是什么程度的感情,看不得那个人吃苦,心会疼,看到那种暧昧的痕迹会不舒服,因为贺知书对另一个男人的包容和死心塌地恼怒。

  艾子瑜家里势力很大,但因为职业的原因艾子瑜一直都是自制内敛的。不吸烟不酗酒,不玩男人女人。平常也就喜欢车养个花,后者还是他老爹给栽培出的爱好。

  见过贺知书才没几面就脑子晕乎的送了自己最喜欢的兰花。艾子瑜转着笔无意识的扬了唇角。

  贺知书很久没有睡过这么好的一觉了。睡得很沉很安稳,暖暖的很有安全感。他甚至没多做梦,唯一一点梦境的轮廓就是阳光下的一棵桂花树,香甜温柔。

  医生没招呼他,贺知书自然醒过来的时候天都黑了。艾子瑜今天没夜班,早早的下班过来看着贺知书。

  醒了?艾子瑜笑着合上全英文的医学报告。

  贺知书脸色好了些,忙起身:实在打扰您了。

  那么见外啊?艾子瑜摇头,非常不以为然的样子,随手一指床头边上的保温桶:我找人送的药膳,吃了饭再回去。

  贺知书愣住了,总觉得艾医生今天一天都不太对。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